韩信表露诡异奇谋, 淹死项羽20万雄兵, 曾国藩: 此计毫不可能复制

韩信表露诡异奇谋, 淹死项羽20万雄兵, 曾国藩: 此计毫不可能复制

韩信,汉初三杰之一,他智谋过人,奇计百出,有兵仙的称呼。在行军作战方面,韩信有他私有的地点,等于终点擅长于欺诈奇谋,倚强凌弱,聚积上风军力击破敌军劣势军力。

在作战方面,韩信尤其善于欺诈水,他的主要战绩,大多与水关系。举例在灭魏的睢水之战中,韩信浮罂渡河,用木盆为依托,派遣一支奇兵潜入魏军软肋之处,一战破敌;在灭赵的井陉之战中,韩信背水立阵,迷惑敌军主力,然后派副将张耳指挥一支奇兵抄了赵军的后路,最终以2万人击溃20万敌军。

在扫灭魏、赵、代、燕等国后,韩信趁齐国不备,长驱直入,很快就占领了大片地皮。在潍水,韩信与项羽账下大将——龙且的20万雄兵对垒。战前,韩信挑升示弱,带兵“望而却步”,装作我方再规避龙且的兵锋。对此,龙且竟然上圈套,大笑道:“韩信这人我了解,在项王辖下工作时就不行,看我一战擒他!”

然则龙且万万也没预想,韩信早就为他挖好了坑。战前,韩信神秘准备了1万多条沙袋,然后设立了一个临时的堤坝,抗争了大部分活水。

来回打响后,韩信先下手为强,派一半的军力紧要龙且。不久后,他又假装不敌,仓皇撤回。看到此景,龙且感奋地说:“我和韩信是老共事,早就融会他不行,等我灭了韩信,连齐国都会是咱们的!”

随后,龙且指挥三军渡河,“追击”韩信。谁知楚军刚刚度过一半,上游的汉军立即开闸放水。还在水中行军的楚军蓦的化为鱼鳖,而楚军也被倾盆的河水分红两部分。韩信见此,深知决战的时辰已到。于是他令旗一挥,曹参、夏侯婴等人率军三面夹攻被困在河畔的楚军,并将之一起歼灭。而龙且也被灌婴的部下——丁复,所赶快斩杀。

河对岸的楚军见势不妙,纷繁弃甲潜逃。由此,韩信仅以额外幽微的代价,便全歼了楚军临了一支机能源量,而齐国也被汉军收入囊中,楚国都门彭城也曾暴露在汉军的枪口之下,楚亡汉兴的结局也曾不可幸免了。

关于这场潍水之战,后世兵家一直笃信不疑,并有不少人试图效仿。但限度却无一例外,均以失败而告终。后世多次使用水来攻城,但是用水来攻击转移谋略,却很难取胜。

到了晚清,清军濒临太平军的进犯时,曾试图效仿韩信的水攻战术。但清军将领却失望的发现,这种战术根底不可能告捷。对此,曾国藩追思道:

“沙囊壅水,下可渗漏,旁可横溢,自非兴工严塞,断弗成筑成大堰”。

粗浅翻译等于,用沙袋抨击河道,误差太大,水会从下方表露,会从把握流走,除非是严格的堵河工程,综合新闻不然根底堵不住河水。若是是小河流大致是溪水,固然沙袋照实能堵住大部分活水。但却难以给敌军带来杀伤力,甚而连让人站稳的力气也莫得,莫得任何杀伤力。

因此,曾国藩合计韩信的“潍水之谋”断不信得过。即使是确实,史册也确定遮拦了韩信用兵的细节,若是盲目师法,便只会失败。因此曾国藩热爱道:

“正人之工作,既征话古籍,职请人言,而又必慎思而明辨之,庶不至冒失从事耳。”

也等于说,正人工作,绝弗成盲目师法古人。

到后世,学者们对潍水进行了历练,发现四肢战场的潍水河床是由石头构成,而常见的淤泥。这种石质的河床,不仅妥当于筑坝,也妥当于壅水和来回。因为若河床是松软的泥沙,些许沙袋也会陷进河沙之中。

同期,潍水水流量不算很大,足以用沙袋抨击大部分活水。但是这里的水流量不大,仅仅联系于大河。比较于小河小溪,潍水的流量又算很大了。若开闸放水,足以将人冲走好几里。

笼统以上,咱们不错看出。史册中的奇谋战例之是以弗成盲目师法,等于因为要表露这些瞎想,必须知足好多条目。而这些条目,不是那些不懂军事的史学家所能诠释晰的。因此,后世将领学习前人的奇谋,时时只可学其格式,而弗成学其精髓。

以火牛阵为例。战国时,齐国大将田契聚积数百头牛,并在其犄角上绑上尖刀,在其尾巴上燃烧火焰。随后,齐国人将火牛从预先在城墙下挖好的洞穴中放出,然后大北围攻即墨城的燕军。

火牛阵是如斯经典,引得后世将领争相效仿。但是奇怪的是,这些战术皆以失败而告终。给怨家白送牛肉还算好的。在一些战役中,火牛甚而回头冲击本方阵营,导致本方大北。

因此古代善战者,时时无须奇谋。举例诸葛亮、岳飞、戚继光等名将,着实无须奇谋,都是以“穷兵极势”,正面击破敌手。而曾国藩在弹压太平军时,一样无须奇谋。对此他曾说:

“十余年来,但知结硬寨、打呆仗,从未用一奇谋,施一方略制敌于意计以外。”

蓝本,曾国藩在作战时,夺目安营。行军时,湘军半天行军,半天安营,不管多劳累,都得把营寨修得里三层外三层。就这么,湘军前怕狼,在太平军眼皮下面包围了城池,并欺诈城外坚固的营寨抗争救兵,所谓围点打援。

比较于湘军,太平军更心爱用奇谋。作战中,太平军时时欺诈独特取胜、调虎离山的叮咛,嘲谑清军于股掌之间。但是此计关于湘军却毫无后果,因为不管太平军奈何煽动,湘军等于不动如山。而这应征了前文的意见,奇谋之是以得逞,时时是因为敌方将领的愚蠢。

在笔者看来,古人奇谋奇策,是弗成西颦东效的。即使要师法,亦然师法其精髓,而不是外皮。能用奇谋之人,时时都资质异禀,运气好的惊人。若是莫得像韩信这么的昭昭天命,照旧憨厚地“结硬寨,打呆仗”吧。独一先立于无所畏惧,才是取胜之道。



Powered by 夜色资讯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